威尼斯登录

“我的读书故事”职工征文比赛获奖作品选登(五)

发布时间:2014-10-31 11:00:56 浏览次数:6659

无影灯
    读书的意义是什么,为什么读书其实是两个不同的问题。
    在学校里读书和学习是划上等号的。哪怕是课外阅读也美其名曰全面发展的需要。毕业后读书多半不再因为学习的需要,而研读专业书籍也成为不纯粹的读书行为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。也正因为如此,动力缺乏的我毕业后就很少用心的“读书”了。
读书当然有很多意义:诸如学习啊,领会啊,思考啊;但这些已经很难成为我的动力,现在真正使我读书的确实只是兴趣而已。因为兴趣而去读书,心里很少有要求的负担,不在乎得到多少知识,不在乎掌握多少内容,只是单纯的阅读。而这样的阅读却比一本正经的研读某些作品更能引起我的共鸣。
    不久前,一位著名的文坛巨匠去世了,他的医学背景引起了我的兴趣。
    渡边淳一,一个以爱情小说文明于世的作家。关于爱情的小说,年轻时的我是有兴趣阅读的,然而这样的兴趣随着年龄的渐长匆匆的离去并不再回头。于是在翻看这位大师作品的时候,我没有选择盛名已久的《失乐园》,而选择了一本名为《无影灯》的作品。
    这部作品的深刻让人有些压抑,不知作者的文风是否一贯如此。爱情若是也被这样表达怕是没有多少读者喜欢的。毕竟这是一个《小时代》。
    无影灯——手术使用的照明设备,看名字就知道这是关于外科医生的小说。没有《心术》那么处心积虑的反应社会问题,《无影灯》似乎一开始就想要把繁杂的因素丢在一边,让整个小说从生与死的面对来反应生命与尊严,然而并不宏大的背景下我们看到了在现实、疾病、工作、良心之中挣扎的林林种种角色。
    整本书让从医的我感触良多,医疗与商业,患者的尊严与救治,社会的贫富,医疗的无可奈何,欺骗与良心…….能引人思考的问题许许多多。这些问题中面对生死的思考是最耐人寻味的。书中,给予石仓老人的治疗是一种典型的临终关怀(那时候可能还没有这个词吧),无论手法如何,直江的欺骗都是我从心底里认可的。如果不能救治患者的身体,但就尽我所能去关怀患者的心理吧。正是出于这样单纯而善良的意愿,直江同家属一起不惜做假手术来达到目的。在生死面前,即使是医生也无法有太多的选择。
    从另一个角度想,石仓老人希望这样吗?希望没有痛苦,还是直面病痛;是希望被蒙在鼓里,还是真正了解自己身体疾病的真相。我们不得而知,直江的做法也许可以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和肯定,但我仍然要问,是否石仓老人可以自己做出决定呢?如果石仓老人更愿意坚强的面对疾病,更愿意真实的活着,而非活在欺骗中呢?如果我们是石仓老人,我们希望自己坚强的走完最后的人生,满满的规划好所剩无几的时间,还是淡然的活在亲友医生的哄骗中呢?我没有答案,也不知道直仓或是渡边淳一心里的答案。也许这只是进退维谷的艰难。现实是我们(医生)做出的选择出于良心,所以就会心安理得,哪怕这并非患者的本意。在这个故事中,良心成为了直江治病救人的原因。
    当患者有明确的认知能力时,这些艰难的选择我以为还是留给患者自己吧。医生不是神,更不应该像神一样为患者决定生死的方式。《海边的卡夫卡》中“星野认为,对于人来说,真正要紧真正有重量的,肯定更在于死法上。同死法相比,活法并门那么重要。”
    每一个人都没法选择怎样生,但都应有权利去选择怎样活着,而有时医生更应该把这样的权利交给病人自己。有时心底的反应和思考的结果也许不同,遵从心底感受的被称为感性,遵从思考结果的被认为是理性。作为医生的直江感性更重于理性,这也许是渡边给他这样一个结局的用意吧。
    慎为善,是因为怕以善心做恶事。善恶之分过于泾渭分明了,不过事情有时的确应该慎为。
    我认为:真正的医生应该慎为——以良心而去替患者做出决定,因为那是病人的权利。作为医生治病救人示天职,不可推卸,但出于良心、感性去救人治病难免会让医生处于半神的错误地位。
    治病救人的意义是什么,为什么治病救人;对于医生来说,其实应该是两个问题。
(骨科 殷诺)